那一座城池的真正主人就是他

同人耽美 admin 浏览

小编:但是,眼前的这个老者,却绝对不可能是镇军侯。因为他的武道修为,绝对没有达到天极境。 张若尘将花不为拉到一旁,将声音凝聚成一缕音波,直接送入花不为的耳中,低声的道:你

 但是,眼前的这个老者,却绝对不可能是镇军侯。因为他的武道修为,绝对没有达到天极境。
 
    张若尘将花不为拉到一旁,将声音凝聚成一缕音波,直接送入花不为的耳中,低声的道:“你确定那一座城的主人是镇军侯?”
 
    花不为也将声音凝聚成一缕音波,道:“当然确定,在黑市中,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。而且,我在毒蛛商会中也有好几个朋友,他们都亲眼看见过镇军侯出现在毒蛛商会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既然你知道镇军侯和毒蛛商会有合作,为何没有禀告武市钱庄?”
 
    花不为哭丧着脸,道:“镇军侯可是天极境的武道神话,在大石城,可以说是只手遮天。没有确切的证据,我就禀告上去,先不说会不会受到钱庄高层的重视,万一风声走漏出去,镇军侯知道是我告密,他随便伸出一根手指,就能将我按死。这种大事,你觉得我敢随便乱说?”
 
    “陈公子,你应该比我更清楚,武市钱庄的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,也有很多别的势力的卧底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点了点头,觉得花不为担心得很有道理。
 
    此人,倒是很精明。
 
    花不为向那一个白须老者盯了一眼,又道:“那一个老者其实就是镇军侯的军师,名叫云中海,也是一个相当厉害的人物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拍了拍花不为的肩膀,笑道:“你倒是知道得挺多!”
 
    “别的不敢说,在大石城,很少有我不知道的事。”花不为挺了挺胸膛,显得十分得意的样子。
 
    其实,张若尘也突然明白过来,镇军侯应该也是一个精明的人,在没有确定张若尘身份之前,自然不会轻易现身。派遣一个军师来和张若尘商谈,已经算是相当重视这件事。
 
    八百万枚银币,对一个天极境的武者来说,也不是一笔小数目。
 
    况且,天极境武者本来就花销巨大,很多地方都需要花费银币,每突破一个境界都需要大量修炼资源。
 
    韦长老见张若尘和花不为在一旁低声密谈,生怕这一笔生意会吹掉,于是连忙问道:“陈公子,你还有什么疑虑吗?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道:“倒也没有什么疑虑,价格上面也没有大问题,关键是我想和那一座城池的真正主人商谈。”
 
    白须老者的眼中闪过一丝精芒,笑道:“陈公子果然是明白人,其实那一座城池的主人的确不是老夫,而是另有其人。但是请陈公子放心,这件事老夫完全可以做决定。”
 
    “是吗?”
 
    张若尘坐到座位上面,沉思了片刻,道:“我要买的可不止一座城那么简单,说不定会是两座,也可能是三座,阁下真的可以做决定吗?”
 
    “不止一座城?”白须老者微微一怔。
 
    别说是那一位白须老者,就连在场的韦长老和朱雀楼主也是心中大惊,买一座城就已经是相当大的手笔,他竟然还不止要买一座城。
 
    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?
 
    白须老者道:“其实,你要见我家主人也不是不可以,关键在于我家主人不放心你的身份。若是陈公子能够表明身份,我家主人自然会亲自出面与你商谈。”
 
    看来镇军侯也担心被武市钱庄知晓,所以行事十分小心,不想被武市钱庄抓住了证据。
 
    “既然如此,为了显示诚意,那我就先表明身份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本公子并不是天魔岭三十六郡国的人,而是来自上等郡国‘千水郡国’,乃是左相的门生,柳信。”
 
    左相,千水郡国的十大权臣之首,掌控着无比庞大的势力,仅次于千水郡王的大人物,拥有呼风唤雨的能量。
 
    四方郡国只是一个中等郡国,就算是王族的势力全部加起来,与左相比起来,也相差甚远。
 
    张若尘之所以假冒左相门生,那是因为左相的名号镇得住在场的众人。而且,在千水郡国的论剑大会上,他与左相门生柳信交过手,知道有这么一个人。
 
    其实,韦长老和白须老者早就已经怀疑“陈若”不是天魔岭三十六郡国的人,现在,“陈若”说出这话,他们并不意外,却依旧十分震惊。
 
    左相难道要将势力扩展到天魔岭三十六郡国,要不然为何要购买那么多城池?
 
    白须老者十分谨慎,道:“老夫久仰左相大人的威名,但是,这件事毕竟非同小可,公子可有证据证明你就是左相的门生?”
 
    张若尘冷冷一笑,一股强横的武道气息从体内爆发出来,霸道的真气,充斥在整个雅阁,就像是飓风在雅阁中涌动。
 
    “左相府,你也敢怀疑,好大的胆子。别说是你,就算是四方郡国的郡王得罪了左相大人也要吃不了兜着走。”张若尘厉声的道。
 
    韦长老道:“陈公子……不……不……柳公子,这件事的确关系重大,云军师一贯小心谨慎,也是为了大家共同的利益,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 
    韦长老向那一个白须老者使了使眼色。
 
    白须老者立即对张若尘躬身一拜,道:“柳公子,老夫并不是不相信公子的身份,只是我们的交易见不得光,必须要确保万无一失。就算是左相大人,应该也不希望消息走漏出去?”
 
    为了平息张若尘的怒火,朱雀楼主立即将朱雀楼的头牌云芝姑娘给叫了出来,坐在张若尘的身旁,小心翼翼的侍候,生怕将这一位左相门生给惹怒。
 
    那一位云芝姑娘倒是的确生得国色天香,在她的侍候之下,张若尘的怒火渐渐平息下来,道:“好!办正事要紧,这件事本公子就不再追究。要我拿出左相府的令牌,当然也可以,但是,你们还没有那个资格,让镇军侯霍云都亲自来见我,只有他才有资格跟我谈。别以为我不知道,那一座城池的真正主人就是他。”
 
 248.第248章 黑暗乱神
 
    除了左相门生,谁还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直呼镇军侯的名字?
 
    “老夫现在就去请镇军侯大人!”
 
 
    张若尘向他点了点头,道:“去!”
 
    花不为紧了紧拳头,随后,立即离开了朱雀楼。
 
    等到镇军侯来到朱雀楼,张若尘就打算立动手,以最快的速度除掉镇军侯,在黑市中的阵法没有开启之前,逃出黑市。
 
    张若尘要动手杀人,自然要先让花不为离开。要不然的话,等张若尘逃走,花不为岂不是就只有死路一条?
 
    为了以防万一,张若尘还给花不为下了一个命令,让花不为动用武市钱庄在黑市中的全部力量,不惜一切代价,破坏掉黑市的护城大阵。
 
    只要护城大阵被破掉,以张若尘的实力,若是要离开,黑市中根本没有人拦得住他。
 
    最主要还是因为张若尘并不清楚镇军侯的真实实力,只知道镇军侯的武道修为是天极境初期,可是天极境初期的差距也相当大,谁都不知道镇军侯达到了哪一步?
 
    “以我的实力,在十丈之内的距离,出其不意的出手偷袭,至少有八成的机会,可以一击杀死镇军侯。若是第一招没有将镇军侯杀死,那么必定会陷入苦战,到时候,黑市中的护城大阵开启,对我将会相当不利。”
 
    “八成的概率,杀死一位天极境的武道神话,绝对值得一拼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花不为能够破坏掉黑市中的护城大阵,杀死镇军侯的概率将会更大。”
 
    韦长老有些好奇的问道,“柳公子,你这是让花不为去干什么?”
 
    张若尘收回思绪,笑了笑,显得很从容,道:“要购买城池,自然需要大量的银币。你觉得我身上能携带大量的银币吗?我自然是让他去提取一批定金过来,韦长老你放心,以左相府的财力,就算要卖十座城也只是九牛一毛。”
 
    韦长老本能的感觉到一丝不对劲,但却并没放在心上,要

当前网址:http://animalata.com/a/tongrendanmei/20180221/3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